大阳城2018集团娱乐网址

原阳县打记者事件官方和媒体之间本不必剑拔弩张

  仅仅就记者被打这件事而言,纸白君作为媒体人是不觉得奇怪的,大多数时候三四线城市的官方是不会与媒体打交道的,简单粗暴就是唯一的办法。

  再加上近几年来,媒体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是式微状态,媒体的声音及从业者的存在感,一直都处于似有若无的状态,记者被打也就很正常了。

  但就原阳县发生较大生产安全事故致4名儿童死亡事件来说,当地官方与外地媒体之间确实不必存在剑拔弩张的状态。

  我们来看这两天人民日报及人民网采访当地官员时,当地官方的相关回应:在“4·18”事故中,4名儿童不幸离世,我们再次表示痛惜。

  这是关于4名儿童不幸死亡的回应,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当地官方无权也不应有胆量规避该事件的所有细节与对该事件所应当承担的责任。

  而我们也能看到,在该事件中确实有违法违规人员,原阳县也表示将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最为重要的是,原阳县认可并诚恳接受媒体和社会监督。

  这个态度就非常的不错了,官方与媒体的关系是相互进步的关系,这在世界上都是通用的,如果媒体的存在就是纯粹的隶属关系,所有事故都将只是故事。

  对于一些带着任务在网上搅浑水的那些人,可以看看当地官方就打记者事件的回应:第一,工作人员应该及时问清情况,说明原因,不应简单阻拦。

  第二,尽管媒体人员有挑衅行为,基层工作人员也不应与其拉扯,发生肢体冲突。目前,原阳县已经对现场两名工作人员作出停职调查处理。

  第三,对“刷机”人薛某,原阳县已经宣布对其停职,并移交纪检监察机关调查。对在场其他人员进行严肃批评教育。

  关于这三点,应该是原阳县对媒体和社会的监督态度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展现,首先阻拦记者正常采访明显是错误行为或者说违法违规行为。

  其次媒体人员是否有挑衅行为,都不应该成为打人的理由,完全可以通过公安系统来进行非暴力沟通,从两名工作人员被做出停职处理可看出此错误严重性。

  在这里纸白君想多说一句,在纸白君曾经的采访中也会多次与官方人员发生冲突,这是做社会报道必然会存在的不愉快,但挑衅是完全不需要的行为。

  每个部门都有其对上负责的部门,针对一个事件与下面一些工作人员挑衅是完全无意义的,即便他们被暂时处理了,你挨得打也不会被找补回来。

  从目前原阳县多个相关负责人不断就4名儿童不幸遇难道歉,及对记者被打道歉来看,原阳县并非没有明白人,那么事情为何还是办成了被全国人声讨呢?

  所以纸白君作为河南人,是希望原阳县能够真正的深入反思,对本地媒体管辖过多并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遇到外地媒体,根本没有打交道的经验。

  按正常情况来说,原阳县发生此类较大生产事故,当地媒体都应该积极融入,跑到最前方,进行报道与向社会公布,当地媒体哪去了呢?

  这些年来我们河南各地的媒体都偏向于尽量规避社会事件报道的方向,这对于我们河南形象的重树并非好事,我们一方面厌恶其他省份有人黑我们。

  但另一方面却又将媒体监督与社会监督搁置一边,这怎么看都是一个无限恶性循环,真的是那些媒体人挑衅或咄咄逼人吗?

  是否可以假设一下,会不会是这些年来本地媒体根本没有存在感,以至于对存在的社会事件根本没必要头疼,突然面对有存在感的媒体和记者不适了呢?

  其他省份是什么样的,纸白君没有资格关心,就我们河南省来说,越是人口多的地方,越是社会事件多,越是社会事件多的地方,越要倍加珍惜媒体监督。

  我们不希望任何一个地方发生天灾人祸,那么就需要一个减少天灾人祸的环境存在,不至于动不动我们河南就以负面热点被全国人关注,这不是什么好事。

  同时也不要总把对社会事件的报道看做是负面报道,对社会事件的报道恰恰是最正面的报道,同时也是新闻存在的重要价值。

  更是我们河南省社会环境与外部形象最好的打造与维护,记得前两年我们隔壁一个省份有相关负责人要求其省级新闻单位要加大舆论监督力度。

  其进一步强调说媒体要对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问题不闻不问,不担当不作为甚至违法乱纪的行为坚决予以曝光。

  既然我们隔壁省份都能意识到这一点,对我们正在打造中原强省,新一线城市圈的河南省来说,更是要深刻意识到这一点对我们河南积极进取的重要性。

  最后纸白君希望当地官方严惩相关违法违纪人员,并对4名儿童的家属做好善后工作,我们河南日渐强盛人多是很重要的资源之一,请呵护好我们的孩子们。

上一篇:【驽骀谓骐骥】

下一篇:没有了